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自媒体

限產之下的煤炭企業暗戰

自媒体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7 22:59:10

  限产之下的煤炭企业“暗战”

  生意社09月02日讯

  煤炭行業還存在更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,包括管理和銷售體制、科技含量、供給消費、效率低下等。下游需求低迷的狀況不解決,市場的競爭不充分,還是解決不了煤炭這種戰略性資源行業的病根。 限產:看似主動實為無奈? 即使國家不限產,當前煤炭凈供應量減少的時期也已經到來了。 “煤炭企業的‘限產’看似主動,其實很多是姿態性的,顯示的是市場低迷下的無奈。”陜西一家股份制煤炭企業的負責人李原林對說。 李原林所在的企業已經部分停產。“價格賣不上去,只能部分停產。如果資金流不是特別緊張的話,減少一些產量更有利于企業的升級改造。”李原林說。 李原林所說的煤炭價格確實持續低迷。數據顯示,作為煤炭價格的風向標,環渤海5500大卡動力煤價格累計下跌131元/噸。作為中國首個煤炭主產地價格指數,中國太原煤炭交易價格指數累計下降17.79點,跌去近兩成。 在這種情況下,煤炭企業虧損面加大。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數據顯示,上半年,全國煤炭行業虧損面超過70%,7個省區的煤炭企業整體虧損。 市場低迷之下,神華集團和中煤能源相繼宣布將調減2014年煤炭產量和銷售量。繼神華、中煤之后,山西大同煤礦集團8月25日宣布,下半年煤炭產量和銷量分別下降1000萬噸以上。 實際上,從今年年初開始,關于限產的呼聲就在行業內此起彼伏。今年7月份,中國煤炭工業協會專門組織了特大型煤炭企業領導人座談會,在會上達成了必須嚴格控制總量的共識。緊接著,國家發改委也召開煤炭行業脫困會議,要求從化解產能過剩、嚴格控制超能力生產、加強煤炭進出口管理、加強金融支持四方面來出臺對策。 在李原林看來,即使國家不限產,當前煤炭凈供應量減少的時期也已經到來了。“全國工業用電量增速在回落,需求在減少,但與此同時,前些年紛紛開工建設的煤炭產能正在進入市場,集中釋放,而這部分產能往往成本比較低,對煤炭市場的沖擊尤其厲害。”李原林說。 在李原林看來,面對煤炭行業整體的頹靡,進行行業優化調整已成必然。“三大煤企的限產調整可以看做是對產量控制的積極回應,以期在行業內起到積極的示范作用。” “暗戰”難免 限產總體上是行政措施,而目前煤炭產業的集中度并不高,企業之間都想利用對方限產機會搶占市場份額。 但是,在煤炭企業主動“限產”的背景之下,依然有暗流涌動。 了解到,截至目前,尚未有更多的煤炭企業公布2014年減產計劃,而就神華集團及中煤能源公布的數據來看,數值雖然可觀,但細究來看則有些玄機。 “神華和中煤減產是姿態性的,比如中煤本身的港存就比較大,在幾個港口的庫存是最高的,另外中煤的煤含硫量比較高,所以中煤的減產更多的是港存壓力比較大,按正常的生產經營本身就應該減產。”內蒙古煤炭交易市場有限公司經理師秋明說。 據業內人士介紹,中煤集團有些低質煤礦沒有銷路,所以生產不如減產;而神華集團基本都是優質煤,不愁沒銷路,就算限產也只是限制生產成本較高的煤礦而已,不會限產那些質量好的煤礦。 在眾多的業內人士看來,限產總體上是行政措施,而目前煤炭產業的集中度并不高,企業之間都想利用對方限產機會搶占市場份額,而這種“暗戰”,導致限產難以達成一致行動。 事實的確如此。李原林現在感到最為頭疼的是:加大生產,只能是繼續虧損;而如果減少產量,隨著經濟形勢的好轉,你又可能失去曾經的市場。 據李原林介紹,同一地區煤炭坑口價差別不大,“你一旦限產而別家不限,將來你的市場不是就會被別人搶占了嗎?這是每個煤炭企業都不愿意看到的。” 尤其是李原林這樣中型的煤炭企業,在與民營煤礦爭奪市場資源過程中,優勢并不明顯。“一些小型的煤炭企業依托資源優勢拼成本,產能過剩反而增加產量,煤價下跌反而主動降價。為了不丟掉市場,寧愿讓利也不讓市場。”李原林說。 如此“暗戰”使得一些小型煤炭企業在限產上控制乏力,其產量的增加侵占了大型企業減產的空間,不利于煤炭行業轉型升級和企業做大做強。 “暗戰”還表現在對下游電力企業的爭取上。據李原林介紹,每年電力企業從煤企買多少萬噸的煤炭是基本定好的,不會有很大變動。“如果你限產,保證不了煤炭供應量,那么可能就有別的煤炭企業乘虛而入,與電廠簽訂新的供煤計劃,而你將‘出局’。”李原林說。 迫切需要產業升級 面對經濟運行的“新常態”,全方位的“煤炭革命”勢在必行,煤炭企業迫切需要產業升級。 自2012年起,煤炭行業的各種救市政策不斷——限制外省煤、煤電互保、清理稅費、限制進口煤等,不但這些救市政策未能落到實處,而且對煤炭業景氣也未能起到明顯作用。 在眾多的業內專家看來,中國煤炭產業集中度仍待提高。煤炭行業還存在更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,包括管理和銷售體制、科技含量、供給消費、效率低下等。面對經濟運行的“新常態”,全方位的“煤炭革命”勢在必行,煤炭企業迫切需要產業升級。 “限產只能是救急手段,是第一步的開始,并不能解決根本問題。鋼鐵行業就是一個例子。”李原林介紹,限產、減產保價在產能過剩的鋼鐵行業曾被行業協會多次呼吁,但從歷次效果來看,企業對市場份額的重視往往占據上風。 瑞銀證券的一份研究報告也認為,雖然行政政策要求限產等措施,短期內可能會使煤炭價格出現人為提升,但由于供過于求的局面不改,減產結束后的煤價會重回下降通道。 在李原林看來,下游需求低迷的狀況不解決,市場的競爭不充分,還是解決不了煤炭這種戰略性資源行業的病根。想要讓行業獲得協調發展和產業轉型,關鍵在于行業需要更加市場化。 因此,李原林呼吁,在當前煤炭市場供大于求,產能過剩局面不改的情況下,行業應以此為契機推動兼并整合,集中度高產能控制更為有效。

子宫内膜炎多久能好
子宫内膜炎如何有效治疗
子宫内膜炎如何治疗

相关推荐